畢業之後來到這個城市已經有快兩年的時間了,畢業的時候曾做過推銷員,拉過業務,最深切的感受就是人情淡漠得象一杯白開水。

後來進了一家外資企業,現在已經成了人力資源部的一個小經理,在別人的眼裏也算是白領一族了吧!

儘管是生活了快兩年了,但是畢竟在這個城市中算來我還是一個外來人,每天高節奏的工作和壓力,連交朋友的時間都被壓榨得所剩無幾。時常在夜深的時候,我在坐在電腦前繼續著自己的工作,沒有親人的關心,沒有朋友的問候,寂寞便侵蝕這我的心靈。

自己的壓力便輕了不少,她是個很得力的幫手也是很知心的朋友。她和我一樣孤獨的生活在這個城市裏,她自己租了一間小屋住在城東,我則住在公司給我安排的公寓裏,我曾經幾次叫鈴搬來和我一起住,也好大家有個照應,但是她堅決不同意,她害怕因為我對她的幫助而在公司不好做人。看她那麼堅決,我便也不再勉強,但是在心裏便對她更是多了一份憐惜。我去過鈴租住的地方,一個廠區的宿舍,鈴住在五樓,條件都還不錯,因為害怕找她不方便,我便給她再裝了個電話。鈴很愛美,在屋子裏放了一個好大的鏡子,我看她在鏡子前轉

來轉去的,還打趣她說:『看哪天鏡子裏照出個妖精來。她便臉紅紅的不說話。』

一個多月前的周末,鈴照例來到我的宿舍,這已經是慣例了,每個周末鈴和我就會難得的自己動手做一頓晚餐,只可惜我們兩個的廚藝都不高明,不是鹹了就是淡了,吃完了收拾後碗筷,我們便又跑出去大吃一通,但是做飯的那種樂趣卻可以讓人回味無窮。 鈴是個乖巧的女

孩,大學畢業才不久,進入公司之後她成了我的助手,鈴來了之後我感覺不過和鈴同來的還有一個女孩,看來很活潑和健康,年齡大概和鈴一樣大,鈴介紹說是她大學同學叫冰兒,也來這個城市工作,她們是前幾天才聯繫上的,便拉來我這裏。

我很高興又多了一個夥伴加入我們的行列,最開心的是冰兒比我們都能幹,還能做一手好菜。那天晚上我們真算是盡興了,為了歡迎冰兒的加入我們還特意買了一瓶紅酒以示慶賀,冰兒很可愛,和鈴的文靜比較起來完全是另外一種類型。

後來的幾個星期因為有冰兒的加入,我們的聚會便顯得活躍了許多,她總能想出許多的小花招來逗人開心。冰兒來了兩個星期之後便沒有再來了,我問鈴兒怎麼回事,鈴兒搖搖頭說不知道,我想或許是忙吧,便也就沒有在意。

最近鈴兒的臉色一直不好,上班的時候也老是沒精打采的,我對她最近的工作表現非常不滿意,弄的文件老是出錯。

當我再拿著一份短短一篇便出現十多個錯字的文件扔到她面前,她的眼睛裏湧出了淚花。下班之後我將她留了下來:『鈴,你最近怎麼了?老是精神恍惚?』

她眼中的淚花又開始湧了出來,搖了搖頭沒有說話。『發生了什麼事情?』我有些按捺不住,我是個急性子,鈴在我的心裏一直就像是我的妹妹,所以對她的事情我格外的上心。

『真的沒有什麼!』鈴開始哭出聲來。『那你最近的上班怎麼沒精打采的?』

「晚上睡不好!」鈴起頭來看著我。

『怎麼回事?』「最近老做惡夢。」玲抽抽噎噎的說著。我鬆了口氣,以為什麼大不了的呢,我笑著摸了摸她的腦袋:『真是個傻丫頭,肯定是你一天疑神疑鬼的,以後沒事別看那麼多的鬼故事和恐怖片。』鈴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,我感覺她的神情非常怪異,但又說不出來為什麼。

周末鈴和冰兒沒有像以前一樣來我家,我打了個電話過去,一直占線,手機也關了,這丫頭一天怎麼回事?晚上一直睡不著,想著鈴這兩天怪怪的神情,便又撥了個電話過去,還是占線,我又撥她的手機,通了,接著傳出一個低低的女人聲音:《你家裏有鏡子嗎?》我愣了一下,喂了兩聲,沒麥n音了,我將電話掛了,看看號碼,是對的呀!想了想再撥,通了,還是開始的聲音:《你家裏有鏡子嗎?》

我愣愣的看著手中的電話,突然一下笑了起來,這個丫頭搞的電話錄音,在哪里學會玩這一套,真淘氣。想著她還有心情玩這樣的把戲,便也就沒有那麼擔心了,縮進被窩裏沈沈的睡了過去。第二天天下起了大雨,在電腦前坐著完成沒有做完的工作,想著昨天的事情我突然?BR> o有些怪異,我拿去電話又撥鈴的電話,還是占線,撥手機,關機了。

我決定去鈴住的地方看看,外面的雨真大,手上的傘根本無法擋住風雨的狂暴,招了輛車,坐上去的時候我感覺我的身上都擰得出水來。在鈴所住的小區門口下了車,我拿著傘向前衝,這時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叫喊:「丁鐺姐!」我站住,回過頭去看,鈴站在路邊望著我:『?BR> a,你去哪?』「我去超市買東西,一會就回來!」鈴站在雨裏大聲的喊,風將她的聲音吹得到處飄散。

『你去吧!我在樓道邊等你。』我對她揮了揮手,轉身向摟道口走去,雨實在太大了,我的整個身子都濕透了。我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,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,慢慢的走進樓道口,我仔細的看了看然後叫了一聲:『冰兒!』那個身影站住了,然後慢慢的轉過身,樓道裏有些?BR> 繞穠滿A是冰兒,她的整個臉都沒入樓道的陰影裏。『冰兒,等一下!』我喊了一聲,慢慢的跑過去。

冰兒站著沒有動,突然幽幽的說了句:【你家裏有鏡子嗎?】

『有啊!你來過我家的呀!』冰兒沒有再說話,轉身向樓上走去,我奇怪的望著她,然後追上去:『冰兒,等等啊!』

我轉過樓道,樓道裏空空的什麼也沒有,我一口氣沖上五樓,還是沒有人,我低低的說:『怎麼回事?真是見鬼』

我明明看見冰兒的呀,怎麼一下子不見了,我想她可能就住在這幢裏,然後開門進去了,搖了搖頭,真是小氣,看我站這裏也不招呼我進去坐坐。

鈴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回來了,我幫他接過手上的東西:『鈴,冰兒也住這幢樓?』 鈴一下抬起頭來看著我:「什麼?」我感覺她的聲音有些急促。

『冰兒啊!我開始看見她了,就在樓道口啊!她上樓來了,我還叫她來著,她還和我說話了呢!可是一會就不見了,我說她關門進屋的時候也不叫我。』

鈴兒半天找不到鑰匙,我伸手將鑰匙抓過來打開,我才走進屋,鈴就「砰」的一聲將門關上,關門的聲音把我嚇了一大跳。

我納悶的看著鈴:『怎麼啦?是不是和冰兒吵架了?我開始看見她,還以為她是來找你的呢!』

鈴慢慢的將口袋裏的東西向外拿,我探頭看她的臥室,亂糟糟的,這可不是平日的鈴啊!我一邊收拾著她亂七八糟的東西一邊埋怨:『你看你,一個大姑娘,還不知道收拾自己的房間,亂成這樣,都沒辦法住人了。』我想起開始冰兒對我說的話,然後抬起頭望著鈴:『鈴,?BR> A說奇怪不奇怪,開始冰兒看見我的時候問了我一句話,怪怪的,她問我你家裏有鏡子嗎?她去過我家的啊!神神秘秘的。』我笑著搖了搖頭。鈴突然大聲的吼:「你有完沒完?」

我驚愕的抬起頭望著鈴,她的臉色蒼白,全身不知道是因為被雨水淋濕之後有些冷還是因為氣憤,身體不停的顫抖,她的嘴唇哆唆著,眼睛裏開始湧出淚花來。

我走過去,摸了摸她的手,她的手冰涼。轉身走進屋,我拿出兩件衣服,一件扔給她:『去換上吧!』後寬容的對她笑了笑,她畢竟還是個孩子。

她低著頭接過衣服:「對不起!」我拍了拍她的肩膀,拿上另外一件衣服去房間裏換上,開始慢慢的幫她收拾東西,我突然發現她的電話是拿起來的沒有放好,我將電話放好之後搖了搖頭,難怪會打不通,真是馬虎。

將屋子裏的東西收拾好,我仔細的打量自己的成果,到處摸摸;擦擦,然後覺得滿意了,才坐下來喘氣,鈴一直站在旁邊不說話,怯怯的樣子很讓人憐惜。

我將她的手拉過來坐下:『你看你電話也不放好,最近老是精神恍惚,要是身體不舒服就要給我說,知道嗎?』

鈴點了點頭。

我突然看見她的梳粧檯上放著一封信,伸手拿過來看,還沒有拆封,上面沒有郵戳,我順手遞給鈴:『誰寫的呀?這神秘。』

鈴望著我手上的信一臉茫然:「不知道啊!哪來的?」

『就在你梳粧檯上拿到的呀!你不知道?我看你最近真是糊塗得不輕呀!』鈴接過信,輕輕的拆開,我發現她的身體在開始慢慢的顫抖,然後呼吸開始沈重起來。

看完信,她將信用打火機點燃燒掉,然後一直呆呆的坐在那裏不說話,我被她的舉動搞得有些暈暈糊糊的:『怎麼啦?』

鈴沒有說話,還是呆呆的坐著,她的神情讓我有些害怕!

『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情了?有事情你說出來我可以幫你呀!』

鈴想了一會突然抬起頭來看著我:「你真的願意幫我嗎?」

『對啊!只要你說出來,我能做的都可以幫你。』

鈴歎了口氣:「其實也沒什麼事情,你能夠陪我坐一些,陪我說說話,我就很開心了。」我望著她點了點頭:『我本來就是來看你的。』

鈴幽幽的望著我,我在她的眼睛裏看到一種奇異的東西在閃動!

「我給你說個故事吧!」『故事?』



「是啊,反正我們坐著也沒有事情,說個故事吧!」 鈴說完這些話之後,突然有些輕鬆。

我不明白她現b怎麼又開始有心情說故事了,不過我還是點了點頭,只要她開心管她說什麼呢!聽個故事也沒有壞處。

鈴望了我一眼,然後輕輕的說了起來:

有一個女孩子一個人獨自在一個城市裏生活,因為孤獨和寂寞,她很希望有一個朋友來陪伴自己。

後來有一天她在街頭偶遇她大學的一個同學,她覺得很開心,她們經常約在星期五的晚上和她的另外一個朋友聚餐。

可是沒過多久,這個女孩子開始發現她的同學有些不對勁,而且慢慢的變得很憔悴,有一天她就問:「你這是怎麼了?」她的同學說最近睡不好覺老是做惡夢。

後來她的同學便不再來,她打她的電話也打不通,她的手機也關了,她便覺得很奇怪,打算抽時間去看看她的同學。

她找到她的同學的時候,她的同學給她說了一個鬼異的故事,再聽完這個故事的時候她一點也不相信,回到家之後她的身邊便開始發生怪異的事情,每天晚上她都會接到一個電話說:《你家裏有鏡子嗎?》

她開始以為是同學給她開的玩笑,便並不在意,三天之後她開始覺得不耐煩了,便將電話線拔了,晚上手機又響了,來電顯示是無法識別,接起來一聽又是那個聲音:《你家裏有鏡子嗎?》

她後來實在被騷擾得受不了,便給同學打電話讓她別再幹這樣的事情,可是同學的電話老是打不通,手機撥通之後便出現那沈沈的鬼魅的聲音:《你家裏有鏡子嗎?》三天之後的晚上,她開始做惡夢,夢裏有一個黑衣服的女人站在她的面前,好像是她的同學沈沈的說:《你家裏有鏡子嗎?》

她以為是白天想多了晚上才會做夢,第二天,她便打電話去同學的單位找她的同學,結果聽到說她的同學已經割腕自殺了。然後她的身邊便發生了一連竄怪異的事情。』

鈴說完之後抬起頭來看著我,我不禁打了個寒顫,鈴的眼神好怪。

『然後呢?』我咽了咽口水,這故事太鬼異,她就好像在說我和鈴、冰兒的事情一樣。『然後?』鈴望著我沒有說話,笑了笑。『對啊!』

「然後你自己會知道的。」鈴的語氣有些陰森。『我怎麼會知道!』不過我還是沒有再問下去,這聽起來有些嚇人,我想起了鈴的電話裏響起的:《你家裏有

鏡子嗎?》鈴望著我突然笑了起來:「看,把你嚇得。」

我呆呆的望著鈴的樣子,鈴指著我笑得眼淚花都出來了:「這一個小故事也能把你嚇成這樣!」

我明白自己被鈴耍了,使勁的推了她一把,然後我也跟著和她笑成一團,但是我卻始終在心裏感覺到了隱隱的不安。

回到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,我將衣服脫下來放好,好好的洗了個藻,這天氣真是糟蹋人,出門一趟就改頭換面了,全身淋得和落湯雞一樣,不過看著鈴沒有什麼事情我也就放心了,慢慢的我哼起了歌。外面電話鈴響了,我將身上擦乾淨裹上衣服跑到臥室,拿起來『喂』了一下,裏面傳來一個沈沈的聲音:《你家裏有鏡子嗎?》我覺得汗毛一下就豎了起來,接著想起了鈴今天上午說的故事,笑為了起來:『你個搗蛋鬼,又想法子嚇唬我,現在不和你說,我在洗澡呢!』

然後放下電話,又重新走進洗澡間,但是心裏卻還是有一種怪怪的感覺,心裏有些抱怨鈴沒事和我開這個玩笑。

一晚上電話沒有再響過,第二天一直在忙著自己的工作,昨天鈴的故事便被我拋到腦後,因為實在是沒有時間再去想她那些奇怪的事情,現在我就覺得腦子不夠用。晚上躺在床上全是一些資料資料的,腦袋有些昏昏的,不知不覺便睡著了,睡夢裏被電話鈴聲吵醒,擰兩電燈?BR> F看,都十二點了,誰還在這個時候打電話呀,咕嚕了兩句,還是拿起了電話,喂了一聲之後我感覺汗毛又開始立了起來,背後一陣麻麻的感覺:《你家裏有鏡子嗎?》又是那鬼魅的聲音。

我「啪」的一聲將電話掛了,這個鈴真是玩得有些過分了,明天我非得好好批評她不可,深更半夜的玩個什麼鬼遊戲,自己不睡覺還吵得我也睡不成,縮進被子,卻又怎麼也睡不著,腦袋裏全是那鬼魅的聲音,我將電燈擰亮,然後將電視打開,望著電視裏那些無聊的鏡頭發?BR> h,什麼時候睡著的我都不知道。

第二天來到公司我第一次遲到了,走進辦公室的時候看見外面同事們的眼神,心裏有些不是滋味,誰叫我遲到呢!心裏的氣憤便都歸結到鈴的身上。

剛在辦公室裏坐好,李小姐推開門進來,遞給我一張經理簽過字的請假條,我拿起來一看是鈴的!鈴什麼時候來請的假?』

(早上來的,精神不太好,說是重感冒。)

我點了點頭,抓起電話撥通了鈴的宿舍,鈴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虛弱。我對她的不滿一下子煙消雲散了,所有的只剩下關心:『聽說你病了,去醫院沒有,嚴重不嚴重?』「沒什麼,才吃了藥,休息一會就好了。」

『對了,以後別深更半夜的給我開什麼鬼玩笑了,今天都害得我遲到了。』我忍不住抱怨了一句。「什麼玩笑?」鈴的聲音有些疑惑。

『你還裝,我都難得說你了,就你前天給我說的那故事,說了就說了,你看看你晚上還打個電話嚇我。』

「我……」鈴的聲音有些顫抖。

『好了好了,你也別解釋了,以後別玩這樣的事情了,我現在忙著,你自己好好養病,有時間我來看你。』這時候我看見經理叫我,我便將電話掛斷,繼續忙自己的事情。

鈴一共請了三天假,沒有她在的時候我便P覺工作的壓力還是很大,本來工作壓力就大,她這一病下來我真忙得不亦樂乎,整天腦袋裏都是昏昏的。晚上回到家的時候才靜下來,看著電話,我決定給玲打個電話,又是占線,我撥了她的手

機,裏面傳來那鬼魅的聲音:《你家裏有鏡子嗎?》

我『啪』的將電話掛斷,這傢夥玩興不改,難得理你了,我恨恨的說了一句。

躺在床上看了會電視,全是那些肥皂劇,一天也累得夠嗆的,趕緊睡覺吧,免得又遲到了,臨睡前我順手將手機關掉,然後將電話線給拔掉,現在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覺了。半夜裏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,迷糊中我順手拿起床頭的電話,裏面傳來那幽幽的聲音:《你家裏有鏡子嗎?

我有些憤怒起來,大聲的說:『鈴,我不告訴你了嗎,叫你別鬧了。』

然後『啪』的將電話掛了,突然我看到了那被拔掉的電話線,血液一下子凝固了,我開始慢慢的清醒過來,我再次拿起電話機,的確沒有插線,那開始電話鈴聲……我將燈『啪』的擰開,汗水開始順著額頭滑落下來,整個屋子因為開始的聲音而顯得陰森起來,整個屋 子好像

都籠罩著那詭異的聲音。

我再將電視打開,把屋子裏所有的燈都打開,腦袋裏開始混亂起來,恐懼在心裏蔓延。

第二天早上到辦公室,我卻成了最早的人,我睜著眼睛盼望著天快些亮起來,才剛剛亮我就跑去了辦公室,我有些害怕一個人呆在房間裏,空蕩蕩的讓人感覺心生寒意。同事們開始陸陸續續的上班來了,我盯著她們忙碌的身影遊戲發呆,我覺得應該給鈴打個電話,問問她這是怎麼回事,我感覺這所有的事情都好像和她有關係。

拿起電話,慢慢的撥通那個熟悉的號碼,還是占線,手機這次提示的是:"你撥叫的用戶已關機,請稍後再撥。"

腦袋裏一天都裝著那詭異的聲音,再加上一晚上都沒有睡覺,精神有些恍惚,我想著那天鈴給我說的故事,最後撥114查詢台,查詢冰兒所在公司的電話號碼,撥通之後接電話的是一個很溫柔的女聲,當我說出要找冰兒的時候,她猶豫了一下問我是誰,我說我是她的朋友,她


停了一下:〝你難道不知道她已經死了?〞

『死了?』我張大著嘴,我想那時候的我肯定很傻。

〝是的!〞電話裏的聲音再次肯定了這個說法。

『怎麼死的?什麼時候?』我感覺呼吸都有點困難了。

已經快有十來天了吧!割腕自殺的。〞

我輕輕的將電話放在桌子上,十來天了,那我那天在鈴的門口看見的人是誰?她還和我說話來著,我想起她那幽幽的聲音:【你家裏有鏡子嗎?】

我端起桌子上的茶杯,大口的喝著水,這怎麼可能?鈴肯定知道的,可是鈴他為什麼不告訴我?

辦公室的空調開得太冷,大熱的天我卻感覺到身子發冷,汗水一顆一顆的滾下來。

我決定去看看鈴,我拿起電話,給經理說我有急事得馬上出去,經理不高興的聲音沒有阻 止住我的腳步,不管他同意不同意我必須去一趟。

跑出單位的大門,我招了個車趕緊向鈴的家裏趕去,才進到小區門口便看到一隊警車停在小區門口,鈴的樓下圍了一堆的人,大家都在說著什麼,我望著她們,一種不詳的感覺湧了上來,我擠過去,那一瞬間我差點暈撅,鈴靜靜的躺在地上,一身都是血,警察已經將現場隔?BR> F起來,抬頭看見還有警察在鈴住的陽臺上比劃著什麼。我捂著胸口,努力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,我抓著一個警察的手:『同志,請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我是她的同事!』

那個警察看了我一眼,大家聽說我是鈴的同事都圍上來說:〔一個好端端的姑娘幹嘛會想不通去跳樓呢?多可惜呀!〕

鈴自殺了?

我有些不相信,可是我看見她真的就躺在那裏,警察將我帶到一邊問我一些鈴的情況,我 有些不相信,可是我看見她真的就躺在那裏,警察將我帶到一邊問我一些鈴的情況,我 機械的回答著他們的問題,我的腦袋裏亂了,真的好亂。

我不知道怎麼回的家,昨天我還和她通電話的,雖然她最近情緒非常不好,可是她為什麼要自殺呢?

我一個人躺在床上,冰兒自殺了,鈴也自殺了,這到低是為什麼?

她們之間的死有聯繫嗎?

天開始黑了下來,我一直一個人呆呆的坐在床上,外面又在颳風了,這天真是說變就變。

電話《鈴》地打斷了我的思緒,我盯著那部電話機不敢去接,我仔細的看了看電話機,線還是搭在地上,電話並沒有接好,我慢慢的顫抖著手拿起電話,電話又傳來了那詭魅的聲音:《你家裏有鏡子嗎?》

我感覺全身又開始冰涼起來,身上冒出一股寒意來,我顫抖著聲音問:『你到底是誰?你想幹什麼?』電話裏還是那種聲音:《你家裏有鏡子嗎?》

我『啪』的將電話掛了下去,將電話機抱起來扔到陽臺上,砰的將門關上:『去死吧!』我開始大聲的哭起來。

我一直不敢睡覺,一直開著燈坐在床上,我發誓,我明天一定要搬出去,這時我聽到一個聲音:《你家裏有鏡子嗎?》

我呆呆的坐在床上,我不敢回頭,我感覺這聲音就從我的身邊發出來的,我坐在那裏不敢動,那聲音又傳過來,並不停的在屋子裏激蕩:《你家裏有鏡子嗎?》

我猛的轉過頭,卻什麼也沒有,斜對面的鏡子裏,我看見鈴穿著一身黑衣服望著我淡然的一笑,然後幽幽的說:「你家裏有鏡子嗎?」

我抓起旁邊的杯子向鏡子扔過去,啪的一聲鏡子動了動沒有爛,杯子卻爛了,鈴在鏡子裏笑著:「你家裏有鏡子嗎?」我感覺自己要崩潰了,這到底是怎麼了,我感覺自己要瘋了,我甚至都有了自殺的衝動,真是魔鬼。

我衝出門去,我不會再呆在這屋子裏了,我出去找了一家賓館住下,我發誓我明天一定搬家。第二天來到辦公室,我又是最早的人,我坐在桌子後面,腦袋真沈,這幾天的事情搞得我睡不好覺。

這時候我發現我的辦公桌上躺著一封信,沒有郵戳。

我輕輕的撕開,裏面是鈴的筆跡:

「丁鐺姐:請原諒我對你所做的事情,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死了,我知道你這個時候肯定很恨我;也很疑惑,但是我希望你在看了這封信之後能夠原諒我,並一定要相信我,按照我所說的去做。冰兒已經死了,我沒有告訴你,因為我不敢說,我害怕我也會像她那樣,但是我最終還是沒有逃出厄運。

記得我給你說的那個故事嗎?當初冰兒就是那麼給我說的,在說完這個故事之後我的生活便成了這個樣子,我每天都會接到電話,電話裏傳出那鬼魅的聲音,我相信你肯定也聽到了。

記得你那天來我那裏嗎?那天你看到冰兒的時候,她已經死了快一個星期了,我在看到那封信的時候我才知道她的確是來找過我,那封信就是冰兒放到我梳粧檯上的,就像我今天把信放在你辦公室裏一樣。冰兒告訴我,如果想要解脫自己必須將這個故事在十二天裏告訴給十二個人,或者將遭到厄運。

後來我將這個故事告訴了你,你是知道這個事情的第一個人,我沒有辦法完成十二個人的願望,我沒有朋友,我不知道該怎麼給別人說,但是在給你講這個故事的時候,我又很害怕你知道,可是我真的很害怕,我害怕我和冰兒一樣,你不知道冰兒死的時候多恐怖,後來她的影子一直纏繞著我,我一直在鏡子裏看到她的影子,我沒有做完這件事情,在十二天來臨的時候,我知道厄運還是來了,我就剩下最後兩個人沒有完成,我知道聽完我那故事的另外十個人會和你一樣,可是請你們原諒。

如果你收到這封信,請你按照上面的方法去做,看完之後請將這封信燒掉,要不它將會給你帶來災難。



我握著信呆呆的坐在那裏,思緒開始慢慢的清晰了起來,我拿出手提包裏的鏡子,對著鏡子喃喃的說:『鈴,再見!』


 



(完)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igcarry 的頭像
pigcarry

Carry's blog

pigca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