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同的人生階段,用不同的杯子。
在美國念書時,是個窮學生。
午餐只吃沙拉,連飲料錢都省下。
拿個紙杯,到飲水機裝滿水。
清水透明見底,就像帳戶裡的積蓄。

畢業後開銷增加,省錢壓力更大。
每天五點半起床,花半小時做早餐。
柳澄汁是基本配備,而且一定要用透明的玻璃杯。
手握著厚實的玻璃,牙齒咬著杯緣,
鼻子聞著新鮮到冒出泡沫的果汁,一時之間雄心大志,
彷彿太陽在我杯中,我可以一口吞噬。

做了幾年事,手頭漸漸寬裕。
起床時間變晚,開始到外面吃早餐。
我坐著商務艙去巴黎,入境後有司機幫我提行李。
住進五星級飯店,小費是我以前一天的零用錢。
我走進「Paul」咖啡廳,早餐的紅茶裝在精美而沉重的茶具中。
拿起茶壺,好像有責任追究典故。
拿起茶杯,隨時要保持坐姿優美。
我進入了上流社會,卻忘記了我是誰。

做了十多年的事,我再度回到巴黎。
此時我什麼都不是,只剩下自己。
我沒有再去吃十幾塊歐元的早餐,只在街角小店點了杯五毛錢的咖啡。
我又回到紙杯的年代,坐在落地窗前,對著窗外走過的行人發呆。
我拿起紙杯,看見上面一句比咖啡更燙、更濃的話:
「Take Time for Yourself」 (「給自己一點時間」)


出處:給自己一點時間  王文華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igcarry 的頭像
pigcarry

Carry's blog

pigca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